中国医药报
往期回顾
返回目录

主动检测 规范治疗

感染者也能为控制艾滋病流行作贡献

    今年12月1日是第31个“世界艾滋病日”。我国的主题为“主动检测,知艾防艾,共享健康”。艾滋病防控专家强调,检测是知晓艾滋病感染状况的唯一途径,呼吁高危人群有高危性行为等之后主动去专业机构进行检测,知晓感染状况,进而有针对性地采取治疗和预防措施,有效控制艾滋病。感染者通过积极的行为也可成为控制HIV流行的贡献者,而不是HIV流行的传播者。

    受访专家

    韩孟杰  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主任、研究员

    吴尊友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研究员

    李太生  北京协和医院感染科主任、教授

    卢洪洲  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教授

    □ 本报记者  于娟                   

    提起艾滋病,公众第一感觉通常是它离我们很遥远。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艾滋病(AIDS)即“后天免疫缺乏综合征”,它是由艾滋病毒(又称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简称HIV)所引起的。HIV的传播有性传播、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三种途径。HIV可通过无保护的性交、输入受污染的血液、共用受污染的注射针传播,还可在妊娠、分娩和哺乳期间在母亲及其婴儿之间传播。HIV会破坏免疫系统,人体由于失去抵抗能力而感染其他的病原体导致死亡。

    不容忽视

    防控形势依然严峻

    据中国疾控中心、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联合评估,截至2018年底,我国估计存活艾滋病感染者约125万。截至2018年9月底,全国报告存活感染者85.0万,死亡26.2万例。估计新发感染者每年8万例左右。全人群感染率约为9.0/万,参照国际标准,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艾滋病疫情处于低流行水平,但疫情分布不平衡。

    当前,性传播是我国艾滋病主要传播途径,2017年报告感染者中经异性传播占比为69.6%,男性同性传播为25.5%。波及范围广泛,影响因素复杂多样,防治形势依然严峻,防治任务艰巨。

    对比近五年来的两组数据,一组是我国每年新诊断发现的感染者人数,从2013年的大概9万人,到2014年的10万人,2015年的11.5万,2016年的12.5万,2017年的13.5万;另一组是我国每年存活的人数,分别是从43.7万到50万、57.7万、66.5万、75.9万。从数据看,近五年来,我国每年新增的发现人数和存活人数都在增多。对此,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研究员分析指出,一方面扩大检测是发现感染者数量增加最主要的原因,另一方面由于扩大治疗,更多的感染者获得治疗以后,患者的死亡率在下降,存活期在延长,也使我国感染的人数在增加。此外,每年有一定数量的新感染者存在。还有30%左右的感染者没有被发现,我们需要去发现更多的感染者、治疗感染者,保持艾滋病低流行。

    扩大检测

    最大限度发现感染者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最新报告《知识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显示,加强的艾滋病毒检测和治疗服务正在覆盖更多的艾滋病感染者。2015年,仅有三分之二(67%)的艾滋病感染者知道自己的感染状况,而在2017年,已有四分之三(75%)的艾滋病感染者知道自己的感染状况。该报告显示,仍有940万艾滋病感染者不知道自己的感染状况,并且迫切需要进行艾滋病毒检测和治疗。

    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教授指出,艾滋病从被发现开始就被贴上了歧视的标签。很多人出于对HIV病毒的恐惧,害怕社会歧视,担心用药不良反应,治疗出现耐药等问题,因而产生恐艾情绪。而确诊艾滋病最重要的根据是检测结果为阳性,所以怀疑自身感染HIV后应当及时到专业检测机构做检查,不能自己轻易做出诊断。

    目前常见的检测方法包括艾滋病病毒抗体检测(血清学检测)、病毒培养、病毒核酸检测和病毒抗原检测。我国常规艾滋病病毒(HIV)抗体检测包括初筛试验和确认试验。凡初筛试验结果阳性者必须做确认试验,如确认结果阳性方可诊断为HIV感染。无论初筛和确认试验都必须在具有相应HIV抗体检测资格的实验室内进行。近年来,我国实施扩大检测策略,感染者检测发现力度不断加大,检测人次数从2012年的1亿上升到2017年的2亿。

    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主任韩孟杰研究员介绍,目前,我国艾滋病检测服务网络很健全。有各级疾控部门的自愿咨询检测门诊,可为有需要的人提供免费、保密的咨询检测。还有遍布城乡的医疗卫生机构,包括一些综合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都能够提供基本的检测服务。针对高危人群,还有社会组织来推动转介做检测服务。针对青年学生,在学校的周边,也有个别的学校设立了志愿者检测门诊。

    韩孟杰研究员指出,专业监测机构和医疗机构购进和使用的检测试剂都是经过国家认证批准的产品,而在网上购买使用的一些检测试剂,并非经过国家认证批准的、可以用于自检的试剂。怀疑HIV感染者应主动、及早去专业的检测机构进行检测确认。

    规范治疗

    创新药物带来新选择

    “尽管尚不可治愈,时至今日,罹患艾滋病已不再意味着‘被宣判死刑’。”北京协和医院感染科主任李太生教授表示,“凭借先进的抗反转录病毒疗法,艾滋病已经转变为一种慢性疾病。坚持长期治疗,患者可以过上长久并相对健康的生活。我国对于艾滋病逐渐从救助向慢病管理模式转变,治疗也更倾向于个体化和全病程管理。”

    以往,在鸡尾酒疗法问世以前,国际上对于艾滋病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药物和办法。患者一般会在发病1年~2年内死亡。鸡尾酒疗法问世后,患者死亡率大幅降低,近年来新药的出现,使得患者的生存率和生活质量又得以大幅提升,患者寿命得以延长。

    李太生教授指出,自从1985年,我国第一例艾滋病患者被发现以来,揭开了我国艾滋病治疗的序幕。尤其是2003年,我国政府推出了“四免一关怀”政策,运用当时国产化的4个仿制药免费救治患者,经过15年的努力,我国已有61万患者得到了以国产药物为主的治疗。

    近年来创新药物的出现不断帮助患者提高寿命和健康水平,而HIV疫苗也正在研发中,给患者带来新的希望。

    白桦(艾滋病感染者互助平台——白桦林全国联盟创始人)是一名HIV感染者,感染10年来,他一直使用国家免费药物奈韦拉平坚持治疗。在他看来,适合自己的药物就是好药。对于患者而言,与可能存在的不良反应和耐药问题相比,药物的可及性、可承受性更重要。

    近年来,我国药品监管部门改革审评审批制度,加快新药审评审批步伐。2018年7月,我国自主研发的抗艾滋病新药艾博韦泰获批上市。近日,西安杨森两款抗艾滋病创新药物利匹韦林片和达芦那韦考比司他片也宣布正式上市,它们与其他抗HIV药物联合使用,用于治疗成年HIV-1感染。其中利匹韦林片已被列入国家医保乙类目录,成为唯一进入医保目录的非核苷类反转录酶抑制剂;达芦那韦考比司他片具有较高的基因耐药屏障,有助于降低耐药发生风险。随着原发耐药率问题越来越突出,一线药物患者耐药后,有更多的药物选择显得尤为重要。新药物的上市,使得这类患者有更多的药物选择。

    吴尊友表示,通过规范治疗,当感染者的病毒载量低于400拷贝的时候就基本上没有感染性了,此人便成了非传染源,成了一个控制流行的贡献者,而不再是一个传染者。因此扩大检测,及时发现感染者并对其进行抗病毒治疗,让每一个感染者变成非传染源,就能够控制艾滋病的流行。